第964章 老版武则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卖货女捂着脸,惊讶的看着林昆,这个一身吊丝装的男人竟真敢打自己!周围其他的卖货女也是为之一愣,眼神充满敌意的向林昆瞪过来。

似乎那是一个人在疯狂到了极致后,无意发出的嘶吼,在战武系众人的目瞪口呆下,肉球远去……

“美女,交个朋友吧!”瘦高的小青年站在冯佳慧的面前一脸淫笑的道。“美女,这位是咱凤凰山的庆哥,在凤凰山这一带无人不晓、无人不敬,今个有幸看上你们俩个了,怎么样,赏个脸跟庆哥耍耍朋友呗!”说话的这个是又高又壮的那位,这番话一说,一旁的徐有庆马上一脸得意起来,冲这个又高又壮的小青年竖起拇指,递了个欣赏的眼色。

林昆三人跟着阿红来到了胡大飞所在的包间里,这包间里一片淫乱的景象,一共七八个男的,却簇拥着三十多个衣装暴露的女的,胡大飞坐在整个包间最中间的位置,左右各环抱着一个姿色上乘的小姐,见林昆他们进来之后,嘴角的笑容倏尔冷冷的一笑,几分轻佻的意味。

阿虎脸色更白了,他哀求似的看向阿东,“阿东兄弟,大家都是兄弟,你快把枪放下吧……”阿东冷冷的一笑,只说了一个字:“滚!”说完把枪从阿虎的鼻梁上拿了下来。

中港市市中心警察局。林昆被带到了审讯室里,被他打的民警队长朱芳强和那个一身匪气的中年男徐彬父子一起被送进了医院,朱芳强和徐彬伤的都很重,均有肋骨骨折和内脏轻微的出血,就这还是林昆手下留情的后果,如果动用了全力,两人这会儿就不是在病房里待着了,而是直接被抬进停尸房。

“这就是传说中的,可以自由搏击的搏击俱乐部了吧?”王宝乐多看了几眼,此地他以前在新闻上看到过介绍,尤其是望着俱乐部的大门外,那里站着不少穿着黑色制服的大汉,每一个竟都是气血境强者,站在那里,很有威慑。

冯佳慧停下,转过头,目光中有些疑惑。林昆笑了笑说:“要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可以跟我说说,我或许能帮的上忙。”

黄权当先抽起一丝冷笑,紧跟着周围的人开始细细碎碎的响起了带有鄙夷味道的嬉笑,周鹏这时又抻着脖子揶揄、讥讽的说道:“昆哥,还别说哈,就你上学那会儿打遍全校无敌手的身手,还真挺适合干保安的!”言外之意,你上学的时候能打有个屁用,到头来还不是个小保安。

张大壮脸上笑着说:“也挺好,保安的活清闲。”心里却不由的慨叹,想当初在学校那会儿,林昆是多么威风的人物,老师喜欢同学们佩服,没想到长大后混成了这样。他这是单纯的惋惜,没有瞧不起林昆的意思,两人小时候就是好哥们,要不是林昆18岁那年突然当兵离开了,那时候也没有什么通信方式,两人也不至于时隔8年之后才再次见面。

“彪哥,现在风声紧,我怕……”“呵呵,怕什么,就一个黄光明被扳倒了,屁大点的事儿,本来还寻思先让他整整那小子,没想到这老小子那么不中用,还不如他老婆好用。”

“……你等等。”民警乙仔细的看了看,“你别说,还真像那个人,那天他前脚走了,后脚姜市长就来了,下午黄光明就被纪委的人拿了。”

余宗华土生土长的沈城人,年轻的时候也没下过乡,自然就不知道海东青是什么神兽,奇怪的看向一脸惊讶的老伴,疑惑的问道:“兰啊,海东青是什么鸟?”

杨昭无奈,心说我这白说了,怕王缪两个儿子,还遭了殃,本来,没自己,怕还不会流去那极南之地。不过杨昭倒也佩服的伸了伸大拇指,告辞离去。

许大头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的侄子和外甥一眼,骂道:“不长眼睛的东西……”后半句话没有骂出口,就看看周围围观的这些老百姓,赶紧把后边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林昆呵呵的一笑,不屑的瞥了董海涛一眼,“瞧你那怂样,墨迹了这半天,有种你就开枪,没种就赶紧把枪收起来,想要枪来吓唬老子,你还真不够格!”

在那些荤素笑话中,陆宁印象最深的便是一则,说尤五娘腰肢太细太软,刘明府便是试也不敢试,怕折了这位美娇娘的腰;又说刘明府鰥居了数年,这两年突然娶妻纳妾成瘾,其实是老而无用,刻意掩饰而已,那尤五娘耐不住寂寞,早已红杏出墙。

黄权闷着一张脸看了看冷玉丽,他对自己的这个妻子还是很了解的,马上会心一笑,再看向林昆,脸上流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玩味笑容。

“呵呵,我很期待再次与你们相遇,三大天尊,届时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资格与我匹敌?当我抢先去拿下几件至宝的时候,我很期待你们脸上精彩的表情!”洛尘嘴角再次划过一抹冷笑。

“啊!”这年轻的保镖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瞬间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另外的保镖猛地惊醒过来,奔着林昆就要过来,可他忽然觉得眼前一阵疾风呼啸而来,同时伴随着一大团的阴影笼罩了下来,一张宽大的桌子劈头盖脸地砸下来,又是喀嚓的一阵碎响......

正在撬门的两个民警微微一怔,本来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过了两秒钟之后,他们马上就读懂了队长话里的意思,虽然心里头多有不解,但既然队长发话了,那就让胡大飞再在里面受一会儿罪吧。

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在和面具自言自语的商议后,他又幻化出一个小陪练,这个小陪练与之前的大陪练不同,于是他就成为了王宝乐发泄的对象……

不得不说阿虎的力道确实非常的大,而且这种大甚至已经超过了他肌肉所能爆发出最大的力量的极限,直接就将林昆砸的向后一个趔趄,脚底下‘铿铿铿’的连连倒退,一直退到了擂台的边上才堪堪稳住身形。

会所内更是金碧辉煌,似乎藏西这边的人民,特别喜欢这种有皇宫气派的装饰。

张大壮愤愤的就要回他,被何翠花向后拽了一把,何翠花站到前面,陪着笑脸道:“飞哥,你别生气,我家大壮就这驴脾气,保护费我们不是不交,实在是最近的生意不太好,手头里一直不宽绰,而且……”

我握着骨质匕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怪人慢慢地将手握在了钢针上,一点点地向外拔,也不知道为什么拔出钢针的时候有浓烟从怪人的伤口处向外冒,看着像是烧伤了一般。珠子对我大吼了一声,我深吸一口气,握着匕首杀了上去。那会儿根本没工夫想什么战术或者策略,话不多,就是操了家伙干!怪人吼声惊人,同样向着我冲了过来。我也是真上了头,就一门心思想着和这怪人拼了。二十岁,血气方刚,之前怂了两回心里实在是不舒服,这一次就准备来个鱼死网破。

这菜地是昔日开发商的卖点,每栋别墅都有,专门用来给业主们养花种菜感受田园生活的,只可惜目前来看,几乎每家的菜地都是空着的。

林昆刚一拳放倒了一个大汉,还没打的过瘾呢,李春生那边挨了一拳之后,也还没有机会还手就被保安给拉开了,为首的保安头冲双方呵斥道:“这里是旅游区,想打架到别处打去,别妨碍了别人旅游观光!”

“林先生,这都是误会,我代表局里向您郑重的道歉,还请您大人大量。”黄光明孙子一样的道,再夸张一点就直接卑躬屈膝跪在地上了。

林昆对着电话说:“小伍,你帮我准备二斤C4炸药,把动静闹的大一点,最好能让老胡知道。”

这种烂泥,打他也没什么意思了,林昆干脆使劲的把他往地上一掷,啪的一声又把这男医生给摔的呜嗷惨叫。

林昆的心里一阵暖流滑过,在这一刹那,她甚至觉得林昆不那么讨厌了。

林昆淡定的点点头,那态度就好像是在说:“就我踢的,怎么着吧?”